• <cite id="tmyrd"><li id="tmyrd"></li></cite>
    <track id="tmyrd"><em id="tmyrd"></em></track>
  • <track id="tmyrd"></track>

    首頁 
    >新聞中心>地方動態
    云南:脫貧攻堅戰正酣 怒水青山綻笑顏
    發布人:王尚武來源:云南日報瀏覽次數:發布時間:2019-07-31
    視力保護色:

    2018年,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有19個貧困村出列、3.02萬貧困人口脫貧;全州種植草果108萬畝、核桃200萬畝、漆樹30萬畝;全州貧困人口從2011年底的31.29萬人減少到2018年底的14.29萬人,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從2005年的990元增加到2018年的6449元。

    特殊的歷史進程、特殊的地理位置、特殊的自然條件,讓貧困如身之影子,纏繞著怒江的山山水水,伴隨著怒江人每一個前行的腳步。沖出貧困的陰霾,走上脫貧致富路,是怒江各族人民最迫切的愿景。

    從送米給物到產業開發,從零散扶持到集中攻堅;從傳統種植結構調整到志智雙扶……一波又一波的精準扶貧浪潮,讓千山阻隔的貧困山寨如浴陽光晨露,日益欣欣向榮。

    盯項目抓落實,夯實脫貧根基

    怒江的州情猶如一枚硬幣的正反面:一面是全國最貧困的民族自治州之一;另一面是全國資源最富集的民族自治州之一,擁有世界級的自然資源和民族文化旅游資源。

    盛夏的怒江大峽谷,一處處如火如荼的建設場景,讓我們切實感受到怒江各族人民急切奮進的足音:保瀘高速工地,一座座橋梁跨江過澗;美麗公路蜿蜒向北,串聯起一個個貧困鄉鎮;易地扶貧搬遷社區,車來人往、歡聲笑語;高山村寨,草果、核桃枝繁葉茂……

    項目是第一推動力,抓好項目建設,加快發展才有支撐,脫貧攻堅才有基礎,后發趕超才有希望。

    近年來,怒江州始終把項目建設作為抓發展的“牛鼻子”和脫貧攻堅的首要工程,打破制約瓶頸,激活發展引擎。

    今年底將通車的美麗公路,讓沿線一市兩縣30萬各族人民徹底告別行路難。草果、核桃、羊肚菌、重樓、松露,這些藏在密林的農產品、山珍,將伴隨著穿梭車輛出州達省,拓寬山區百姓的增收渠道。

    總投資35億元的怒江綠色香料產業園區有序推進。未來,怒江的草果、咖啡、砂仁、花椒將在這里進行精加工、深加工,銷往沿海發達城市。幾萬香料種植戶有了穩定的銷售渠道,怒江脫貧致富產業有了長遠發展后勁。

    年底投入運營的蘭坪通用機場和即將開工建設的蘭坪至劍川、鶴慶高速公路,為怒江融入大滇西旅游圈,提供了良好機遇和平臺,將極大加快蘭坪這個怒江州人口大縣和資源大縣的脫貧攻堅步伐。

    而遍布“三江”兩岸的易地扶貧搬遷點項目建設,讓10萬貧困群眾搬離大山,奔向美好新生活。

    地處碧羅雪山之巔的木楠是瀘水市大興地鎮最為偏僻的山寨。以前,村民到鎮上趕集,得走七八個小時的山路。“一包水泥到村里,光運費就30元。沒有公路,什么也發展不了。”村民麻秀方說,從維拉壩集市到木楠的公路項目實施后,水泥路進村聯戶,群眾挖梯田,種水稻,養牛養羊種中藥材,蓋起了棟棟新房,脫貧致富的勁頭十足。

    “現在,以前不敢想、不會想的好事,全在眼前了。”麻秀方今年喬遷新居,圓了十幾年的安居夢想。

    安居工程、產業建設、交通扶貧等一系列精準幫扶項目的實施,創造了怒江“每天都在變化,每時都在進步”的脫貧攻堅奇跡。峽谷大地日新月異,各族人民以前不敢想、不能想的美好生活,逐漸變成現實。

    “怒江州的貧困是條件性貧困和素質性貧困,是資源豐富、欠開發、欠投入的貧困。只要各族人民努力奮斗,這種貧困狀態是可以改變的。”怒江州州委書記納云德說。

    今年初,在脫貧攻堅關鍵時刻,怒江州委啟動“盯項目、轉作風,抓落實、促脫貧”主題實踐活動。圍繞脫貧攻堅、基礎設施及招商引資等重點工作,州級四套班子成員以上率下,領取任務交辦清單,掛聯負責具體的重大項目推進落實情況,一抓到底。各縣(市)、各部門自定任務清單,常抓不懈;村級施工圖的項目分解到掛聯單位和駐村干部,形成脫貧規劃在一線制定、進度在一線督查、問題在一線解決、干部在一線培育的工作模式,促進精準扶貧項目早建成早投產早見效。

    干部鼓足勁,群眾有底氣。當前,怒江向深度貧困全面發起總攻,上千名干部下沉到鄉(鎮)、村一級盯項目、抓生產,苦干實干親自干,解難題破硬核。“怒江缺條件,但不缺精神、不缺斗志”的脫貧攻堅干勁正在涌動。一大批事關全州發展大計和民生福祉的大項目在峽谷大地落地生根,僅今年3至4月,怒江就集中開工2批38個項目,總投資達87.83億元。

    立足優勢,走出一條綠色發展之路

    亞坪,福貢縣一個美麗的邊境小山村。以前,村民守著幾畝山地,種著不變的作物,受著一樣的貧窮。增收無門、致富無望,貧困如打了死結的繩套緊緊勒在村民的脖子上。

    給錢給物,不如給個好支部。3年前,亞坪新的黨總支成立。新班子立足亞坪優勢,修公路、抓產業、整治人居環境。短短幾年,亞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水泥路跨河越澗入農家,新樓房依山就勢,寬敞亮麗。而遍布房前屋后、山林水澗的12500畝草果、10000畝云黃連、1000畝茶樹,不僅改善了環境,也讓群眾的“腰包”日漸鼓了起來。一個鄰里和諧、鄉風文明、生態宜居的美麗新亞坪在千山萬壑中展露新顏。

    怒江有豐富獨特的生物資源,蘊藏著形成特色經濟體系的廣闊前景。過去,為了吃飯,山區老百姓靠陡坡墾殖、廣種薄收的方式來滿足基本的生存需要。地越種越瘦,人越過越窮。

    “怒江的希望在山,潛力在山,優勢在林。”精準幫扶中,怒江始終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充分利用生物資源、氣候資源多樣性的特點,大力發展“混農林業發展模式”,持續深入開展種植結構調整,做好山區開發、林業經濟、生態農業三篇文章。加快以草果、核桃、漆樹等為重點的特色產業基地建設,引導群眾從種植糧食作物向發展經濟產業轉移。

    盛夏,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茨開鎮丹珠村委會臨江地面,一條20公里長的綠色長廊里,彌漫著草果的清香。鄉村公路邊、草果地里,處處是忙碌的人群,滿是汗水的臉上,綻放著豐收的喜悅。

    “僅草果一項,去年就收入150萬元。”丹珠村委會主任余茂才告訴記者,靠大面積發展草果,全村282戶862人目前只有13戶35人為建檔立卡貧困戶,今年底就可以脫貧出列。

    “現在,群眾的土地收益越來越多。過上更好日子的信心更足了。”余茂才說。

    去年,貢山按各鄉鎮、村寨的地域、氣候、海拔等實際,發展了1.2萬箱(群)中華蜂養殖、21.6萬畝草果種植、24.2萬畝木本油料種植、1.1萬畝中草藥種植,走出了一條靠山脫貧、靠山致富的產業扶貧之路,極大地改變了群眾有林缺地、有物缺錢的狀況,給全縣今年實現脫貧摘帽提供了產業支撐。

    “以前總以為在山坡上多種幾畝包谷就能脫貧致富。而這幾年的實踐證明,種好草果、重樓,保護好生態,獨龍族人民才能夠賺大錢,實現大發展。”獨龍江鄉草果種植戶木文忠的這個感受,是怒江牢牢守住“發展與生態”兩條底線,把高原生態特色產業作為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跨越發展之路,實現綠色發展的一個生動實踐。

    蘭坪白族普米族自治縣啦井鎮布場村委會,漫山遍野的核桃樹枝繁葉茂,郁郁蔥蔥,果滿枝頭,一派豐收在望的喜人景象。

    “60多畝核桃,掛果的有20多畝。若市場價格好的話,今年收入2萬元沒有問題。”村民和海平看著滿山的核桃林,一臉喜悅。

    這幾年,布場村盤果興林,發展核桃、花椒等經濟林木。如今,4000多畝核桃、花椒成為山腰的“綠色銀行”,全村902人增收有路,致富有望。

    寬敞的廠房里,草果、竹葉菜被送上現代化生產線,清洗、加工、包裝后,運送到各大城市,成為市民餐桌上的美味佳肴。福貢縣大峽谷生態農副產品加工交易中心把怒江峽谷兩岸山茅野菜變成高山老百姓的賺錢產業。

    因地制宜、因村施策,宜種則種、宜養則養、宜林則林。持續深入的特色生態產業建設和種植結構調整,激活了怒江廣袤的山林。“春種一山坡,秋收一籮筐”的單一包谷種植業態,漸漸被草果、重樓、中藥材、羊肚菌、茶葉等綠色產業所替代,增收來源實現多樣化。

    目前,怒江完成51.28萬畝退耕還林還草,帶動建檔立卡貧困戶2.63萬戶8.95萬人。草果種植面積108萬畝、核桃200萬畝、漆樹32萬畝,在工商部門登記注冊的農民專業合作社有1402個。培育出高黎貢山豬、獨龍牛、絨毛雞、獨龍雞、怒江草果、老窩火腿、貢山黑松露等特色農產品品牌。初步建立了以優質中藥材、木本油料、特色經作、特色畜禽、高山雜糧5大特色產業為主的生態多樣性產業發展格局,走出了一條既能保護生態環境又能增加農民收入的“兩全共進”新路子。

    搬出大山,奔向幸福新生活

    前有江、后有山,無山不成村、無坡不成地。惡劣的地理環境,使大部分怒江群眾不得不分散居住在高山密林和陡峭山坡上。住木板房,吃包谷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讓居住在“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地區的群眾挪窮窩,搬離大山,進城入鎮,是怒江的現實選擇。

    走進福貢縣匹河鄉托坪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映入眼簾的便是依山傍水、整齊劃一的特色民居和草果編織車間忙碌的村民。

    從高山自由耕作的農民,到集鎮朝九晚五的打工族,搬遷戶阿花妹逐漸習慣這種按時上下班、有規律的生活節奏。

    “在山頭上,住的是籬笆房,吃的是包谷飯。如今住上了新樓房,在‘扶貧車間’打工,生活全變了。全靠黨的好政策,我們怒族才有今天的幸福生活!”今昔對比,阿花妹感慨萬分。

    徜徉在托坪搬遷點,草果編織車間、愛心超市、幼兒園、老年活動中心……一景一物都是“怒江每天都在變化,每時都在進步”的生動體現。易地扶貧搬遷好政策如陽光雨露,讓世代飽嘗貧窮之苦的托坪村民告別窮日子,奔向新生活。

    2018年底,怒江州易地扶貧搬遷原規模任務62個集中安置點全部建成,3萬多貧困群眾搬離大山。今年底,63003名貧困群眾將通過易地扶貧搬遷到州府、縣城和鄉(鎮)生活居住,開啟美好新生活。

    挪了窮窩,更要斷窮根。怒江將搬遷后的產業、就業幫扶措施細化到點、到戶、到人,分門別類開展勞務技能、旅游、廚藝、家政、種植養殖等培訓,實現從單純的物質脫貧向思想精神脫貧、技能脫貧轉變。引導搬遷群眾經營好遷出地的承包地、山林地、宅基地,促進土地流轉經營。發展草果、茶葉、養蜂產業,建設帶動就業強的勞動密集型扶貧車間。讓搬遷群眾有文化傳承,有產業支撐,有就業渠道,有發展后勁。

    “易地扶貧搬遷最大的成就是搬遷群眾思想觀念的變化。”納云德說,搬遷后,群眾思想在變化,傳統生產生活方式在改變,內生動力在不斷被激發。這是怒江脫貧摘帽的底氣和希望。

    青山疊翠,怒水歡歌。

    阿花妹唱著歡快的民歌,走進草果編織車間。“多苦多學一些,多編幾件草果籮筐,多掙幾塊錢。更好的日子在后頭呢!”

    怒江每天都在變化,每時都在進步。這是怒江的現實寫照,更是峽谷兒女對未來美好怒江的期盼。

    相關文章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青青草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