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ite id="tmyrd"><li id="tmyrd"></li></cite>
    <track id="tmyrd"><em id="tmyrd"></em></track>
  • <track id="tmyrd"></track>

    首頁 
    >調查研究>扶貧典型
    安徽:一個貧困村整體脫貧的啟示
    發布人:董銘勝來源:安徽日報瀏覽次數:發布時間:2017-04-05
    視力保護色:

    ??? 地處皖浙交界的休寧縣龍田鄉江田村,曾是人均收入全縣倒數第一的重點貧困村,通過近年來的扶貧攻堅,去年12月通過了省第三方評估組入戶調查評估,成為整體脫貧、一個不落、整村出列的“摘帽村”。日前,記者來到這里進行探訪——

      休寧縣龍田鄉江田村位于我省最南端,與浙江衢州交界,轄6個村民小組,共有130余戶573人。 2014年,全村共有建卡貧困戶34戶105人。因為位于山區,自然條件相對惡劣,產業發展有限,基礎設施建設滯后,村民生產生活條件較差,一直戴著貧困村的帽子。

      沒有豐富的資源,沒有風景名勝,甚至也沒有什么企業,一個重點貧困村如何在兩年內就扭轉困局,并摘掉了貧困帽子呢?

    建好一個班子扶貧攻堅有了領頭羊

      3月14日,記者走進江田村。山坡上樹木蔥郁,街道整潔寬闊,路邊不時見到老人圍坐在一起,或說笑,或在門前的溝渠里洗洗涮涮。在新整修的村委大院里,村“兩委”成員正在商討如何帶動村民發展泉水養魚和完善合作社規章制度等事宜。

      過去,因為該村地處偏僻,自然條件惡劣,村里干部群眾都覺得脫貧無望,村“兩委”干部也沒有工作積極性,班子幾乎癱瘓。

      2014年10月,黃山市委宣傳部選派干部丁新志擔任江田村第一書記兼扶貧工作隊隊長,他到村的第一件事就是帶領村干部進村入戶摸實情、找出路,他走遍了全村每一個村組、每一戶農家。農村要發展,農民要致富,關鍵靠支部。 “只有把基層黨組織的堡壘作用、組織作用、引領作用充分發揮出來,才能不斷攻堅克難。近年來,我們探索出‘支部+集體經濟+貧困戶’‘支部+合作社+貧困戶’‘黨員模范+貧困戶’‘返鄉能人+貧困戶’等幫扶模式,通過低產茶園改造、泉水魚養殖、手工飾品加工等項目,帶動村民脫貧增收。 ”丁新志說。

      針對過去村“兩委”班子軟、黨員隊伍散、干部群眾缺乏脫貧致富的勇氣等問題,丁新志駐村后,從扶強班子、筑牢基礎入手,把抓黨建、促脫貧、謀發展作為頭等大事。村“兩委”定期學習黨的政策和理論、農業技術知識,每周走訪幾戶貧困戶家庭。通過走訪、面對面座談,聽取群眾心聲,尋找扶貧良策。

      村委會主任張靖文告訴記者:“要改善干群關系,就必須為村民辦實事,凝聚干部群眾脫貧致富的精氣神。我們從改善村里基礎設施,改變村容村貌抓起。兩年前,村委大院還是一片垃圾堆,道路兩旁雜草叢生,河溝、池塘、山澗里垃圾隨處可見,街道邊都是歪歪倒倒的茅廁。2016年8月投資20萬元,拆除旱廁24座,整理雜草堆10余個,清理邊溝修復水渠400米,修建花壇300平方米,購置‘懶人凳’12條。同年11月投入40萬元,建設護岸400米,橋梁一座,2.5米寬道路400米。全村還進行電信、有線電視線路改造。現在,村容村貌有了很大改變,村里村外都干凈整潔了,干部群眾增強了脫貧致富的信心。 ”

      村書記張海峰對記者說:“農村工作不能只動嘴皮子,一定要實打實地為百姓服務,才能獲得群眾信賴。要把群眾的思想工作做通,就得放下架子、俯下身子,和他們打成一片。 ”

      一個堅強有力的支部班子,是改變一個村莊貧困面貌的治本之策。村民張海貴說:“過去干群關系并不融洽,我一看見村干部就躲得遠遠的。現在看見丁書記,就想和他多談談。村里變化很大,但還有很多事要做,今后村里該怎么發展,我家如何致富,就想書記給我們多掌掌眼。 ”

      黨員干部在村民中有威信,關鍵是能給群眾辦實事,能給村民指出一些致富的點子。村容村貌變好了,村民腰包變鼓了,村民對黨組織的信任和擁護凝聚成脫貧致富的新動能。

    發展特色產業讓扶貧資金“活水養魚”

      打贏脫貧攻堅戰要真扶貧、扶真貧、真脫貧,既要解決好當下村民的生活問題,也要解決好長遠發展問題;既要攻城拔寨,又要鞏固提高,建立穩定脫貧的長效機制,發展增收致富的產業是穩定脫貧的根本出路。

      丁新志說:“貧困的原因很多,一是村莊地處偏遠。農副產品外銷不暢,部分家庭出現返貧;二是空巢村現象嚴重。隨著村里年輕人外出務工,留守老人、婦女、兒童無力從事農業生產,農業都是靠天收。三是一些村民思想保守。村民多按照傳統模式發展農業生產,種植結構單一,沒有特色產品,農民增收困難。”江田村貧困人口中,因殘疾致貧的有7戶14人,因病致貧的有6戶26人,因缺乏勞動力致貧的有18戶53人,因缺乏技術致貧的有3戶12人。

      特色產業是強村富民的源頭活水。休寧縣自宋代以來就有泉水養魚的傳統,山泉水養出的魚烏黑發亮,肉質鮮美,市場價格高。 2014年,村里爭取40萬元扶貧資金,發動全村貧困戶和農戶修建泉水魚塘43口,投放草魚1.5萬斤,通過2015年一年的養殖,每斤魚的售價高達25元左右,僅此一項就使3戶13人脫貧。 2015年4月,村里成立泉水魚養殖協會,去年7月又成立了泉水魚專業合作社,首批11戶養殖戶和15戶貧困戶加入合作社,統一魚苗購買、養殖、銷售、品牌塑造、營銷推廣等。 2016年,村民養殖的1萬多斤泉水魚銷售一空。今年2月,村集體所有的16口魚塘已順利承包給了黃山市供銷合作社工貿公司。老貧困戶程鑫林對記者說:“發展泉水養魚,我們整個村都動起來了,老少爺們都有滿滿的干勁。 ”

      江田村全村總面積15692畝,其中林地14102畝,毛竹3200畝,木材蓄積量達25萬立方米,現有茶園2551畝,但茶葉賣不上價。張靖文還告訴記者:“我們村海拔高,茶葉上市晚,又沒有品牌,各家采摘、炒制好茶葉后,就放進一個大塑料袋里,在黃山市的茶葉市場擺地攤出售。 ”2016年3月,江田村茶筍專業合作社成立,有兩戶貧困戶加入。通過該合作社帶動,發展農副產品深加工,農副產品加工廠建成后可增加非農收入約20萬元。同時,市供銷社與合作社達成初步協議,在品牌包裝、設計、銷售等方面予以協助。該合作社還承租了村集體筍箬烘干廠,今年可使入社農戶和貧困戶每戶增收4000元左右,其他農戶也將通過茶葉、毛筍原材料銷售大幅增收。

      發展特色產業,增強了貧困村自我造血功能。該村將扶貧資金打捆使用,一方面救助無勞動能力的困難戶和返貧戶,另一方面大力扶持發展特色產業,吸納貧困戶就業或參與,帶動困難戶脫貧致富。

    扶貧先扶志“精神脫貧”才能拔窮根

      “扶貧先扶志,得把貧困戶的內生動力激發出來,才能實現穩定脫貧。 ”在農戶家中,丁新志總是耐心為群眾宣講各項惠民政策,為他們加油打氣。 “上面有政府的惠民政策拉一把,我們在下頭使勁推,貧困戶再在中間鉚起勁往上爬,脫貧就快了! ”

      今年46歲的吳秋九是村里有名的貧困戶,2014年剛到江田村的丁新志就認識了吳秋九。當時吳秋九被查出患肝癌,大家正在為他家籌集愛心醫療款。丁新志說:“當時他被診斷為肝癌,急需大筆醫療費用,而在之前的幾年時間里,他妻子、弟弟和父親3位親人接連因病去世,不僅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積蓄,而且欠下大筆外債。 ”

      吳秋九回憶道:“那時我真是絕望了,不知道該怎么生活下去,感覺這個家快倒了。丁書記和村干部發動社會各界給我捐款。現在每年社會給我的愛心捐助超過兩萬元,加上低保補助、扶貧補助等,維持家庭開支沒有問題,這些好心人給了我生活下去的希望。 ”現在的吳秋九和母親帶著兩個女兒生活,除了種田外,每年還上山采摘一些山珍,一方面賣了增加一點收入,一方面也會贈送給捐助他的好心人。

      張四杰是個殘疾人,以前在外打工,腿部受傷。去年7月,他萌生回鄉創業的念頭。村“兩委”幫他租了一戶老黨員的舊房做廠房,并通過協調小額貼息貸款、爭取殘疾人創業補助等方式,幫助籌措資金購置生產原料和工具,不到半個月,張四杰飾品加工廠就開張了。 “我過去吃了不少苦,也知道村民們也很困難,現在辦這家廠,對鄉親們能幫就幫一把,大家一起致富。 ”張四杰積極動員村里的貧困戶、老人、婦女來廠里上班,手把手教村民制作工藝品。最后有20多個村民在廠里幫工,工資按件計算,有的一天能掙80元。

      物質脫貧的同時還要精神上脫貧,精準扶貧還須與教育扶貧、文化扶貧相結合,要從思想上拔掉“窮根”。

      2015年5月,該村投入資金40萬元,新建農民體育文化廣場1個,添置體育器材兩套,擴建為民服務兩站兩中心160平方米,修葺舊辦公樓180平方米,使得全村文化娛樂場所和群眾辦事條件有了極大的改善。

      2016年11月開始,村里每月投入近2000元,建立垃圾兌換超市,村民拿著撿來的塑料瓶、舊電池等可回收的垃圾,來兌換鹽、洗潔精等生活用品,調動了村中留守老人、兒童和貧困人員積極性,既改善了村莊環境,又解決了老年人和貧困人口的基本生活用品采購問題。

      2016年12月24日,省第三方評估組來到江田村,逐家入戶調查評估。最近,省里評估結果出來了,江田村這個3年前人均收入全縣倒數第一的貧困村實現了整體脫貧、一個不落、整村出列的脫貧目標。

    相關文章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青青草在线